图片 1

图片 1

除严寒地区试验外,这个试验场还要为所有新研装备进行常温地区、湿热地区、近海海域、海拔4000米以上高原等环境试验。试验人员一年四季走南闯北,追逐极端气温和环境,如今已累计完成数十种上百型装甲装备的试验任务。来源:国防部网

  “要说最难的,还是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去年,该试验场的上级单位——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研发某新型装备。定型试验时,官兵们发现绞盘虽然技术达标,但不时出现异响。怎么办?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停下来解决问题势必影响试验进度。

连日来,我军多型新研制装甲装备寒区试验在严寒地区持续开展,获得的大量宝贵数据将为新研装备适应极寒环境而进行改进和定型提供科学依据。
在位于黑龙江省塔河县大兴安岭山区的试验现场,厚重层叠的防寒衣服仿佛薄成了一张纸,寒气瞬间将人“打”透。记者在现场看到,多个型号的近20台装甲装备紧张有序进行各种试验。200余名试验人员昼夜奋战,让这片被冻凝的山区充满热火朝天的气氛。
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试验场寒区试验大队大队长刘学工介绍,这次寒区试验自2015年12月中旬起,先后开展了低温冷启动试验、装备可靠性行驶试验等多个项目,预计2016年1月底完成预定计划。
试验期间,试验区日平均气温-30℃,最低可达-48℃。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副所长冯武斌说,为确保装备的所有缺陷和问题尽可能充分暴露,试验场在数十年经验基础上总结完善了《装甲车辆设计定型试验规程》等一整套方法和规范,确保试验科学高效。
“目前受试的装备总体性能良好,但在极端条件下也发现了一些有待改进和完善的细节。”冯武斌说,细节决定战场上的生死和胜负,发现的问题越多,试验工作就越有价值。
前来慰问部队和指导工作的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刘程说:“官兵们一边接受转隶陆军的命令,一边推进试验开展,以饱满热情和优秀工作业绩打好改革转隶后第一仗,用实际行动为改革强军作出贡献。”
“过我铁嘴钢牙,方能驰骋疆场。”装甲兵某研究所试验场组建数十年来,作为装甲车辆正式列装部队前的最后一道关口,参与了我军从第一代坦克研制至今几乎全部装甲装备的设计定型试验任务。
除严寒地区试验外,这个试验场还要为所有新研装备进行常温地区、湿热地区、近海海域、海拔4000米以上高原等环境试验。试验人员一年四季走南闯北,追逐极端气温和环境,如今已累计完成数十种上百型装甲装备的试验任务。

试验期间,试验区日平均气温零下30摄氏度,最低可达零下48摄氏度。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副所长冯武斌说,为确保装备的所有缺陷和问题尽可能充分暴露,试验场在数十年经验基础上总结完善了《装甲车辆设计定型试验规程》等一整套方法和规范,确保试验科学高效。

  这是令人动容的一幕——

在位于黑龙江省塔河县大兴安岭山区的试验现场,厚重层叠的防寒衣服仿佛薄成了一张纸,寒气瞬间将人“打”透。记者在现场看到,多个型号的近20台装甲装备紧张有序进行各种试验,200余名试验人员昼夜奋战,让这片被冻凝的山区充满热火朝天的气氛。

  这一天,陆军装甲兵某试验场正式从原总装备部建制转隶移交陆军领导机构。接到命令当天,他们就豪迈出征,千里迢迢奔赴林海雪原,对多型装甲新装备进行极寒试验。

陆军装甲兵某研究所试验场寒区试验大队大队长刘学工介绍,这次寒区试验自2015年12月中旬起,先后开展了低温冷启动试验、装备可靠性行驶试验等多个项目,预计2016年1月底完成预定计划。

  (刘建伟)

“过我铁嘴钢牙,方能驰骋疆场。”装甲兵某研究所试验场组建数十年来,作为装甲车辆正式列装部队前的最后一道关口,参与了我军从第一代坦克研制至今几乎全部装甲装备的设计定型试验任务。

  “‘娘家’都变了,就一点不担心?”面对记者的提问,该试验场政委李全胜爽朗地回答:“有啥可担心的!改革是为了提高战斗力,我们争分夺秒开展新装备定型试验,也是为了提高战斗力。”

新华社哈尔滨1月21日电连日来,我军多型新研制装甲装备寒区试验在严寒地区持续开展,获得的大量宝贵数据将为新研装备适应极寒环境而进行改进和定型提供科学依据。

  有一件小事,让该试验场主任刘学工感动至今:由于工作特殊,官兵每年都要辗转戈壁、高原、沙漠等气候极端恶劣、环境极其艰苦的地方进行装备试验,不少人患上了胃炎、腰肌劳损等疾病。可前不久,他们结合改革进行问卷调查,却没有一个人想离开试验场。

“目前受试的装备,总体性能良好,但在极端条件下也发现了一些有待改进和完善的细节。”冯武斌说,细节决定战场上的生死和胜负,发现的问题越多,试验工作就越有价值。

  既要精益求精,更要严之又严。去年夏天,他们在平原对某新型装甲装备进行试验时发现,发电机某项数据接近上限。听到消息,厂家私下找到他们,表示想更换一下零件,怕下一步高原试验时不合格。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