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8月28日电 (记者倪元锦
王健)“他是一只飞虎,他越飞越高,飞向天堂……”年过八旬的傅汝梅,手捧丈夫彭嘉衡的遗像,低声啜泣,喃喃自语。

本报讯
长条的桌上摆放着年代久远的飞行墨镜和军用皮箱,还有泛黄但整洁依旧的被套、毛毯、垫子、毛巾、衬衫、领带、军裤……一位轮椅上的老人,由儿子推着经过这些文物面前,听着儿子对他说:“爸,您的这些东西,就要被北京的抗战纪念馆永久收藏了!”老人向这些物品投去最后深情的一瞥,伸手抚摩着,却说不出话来。  这位91岁老人叫吴其轺,一位抗战英雄,是国内见证过芷江受降的尚健在的三个人之一。最近,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24件飞虎队珍贵文物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7月4日,在吴其轺的现居住地杭州举行了捐赠仪式。今天上午,这些珍贵文物就在位于卢沟桥旁的抗战纪念馆与公众正式见面了。在抗战中,吴其轺是天之骄子——飞虎队(前为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后为中美混合飞行联队)队员,一位击落过6架日机的王牌战斗机飞行员!驾驶着涂有威风凛凛鲨鱼眼与血盆大口的战鹰式和野马式战斗机,吴其轺与中美战友们一同粉碎了日本陆军航空兵“不可战胜”的神话。在捐赠现场,记者看到这些文物中有1945年4月19日吴其轺驾驶P-51战斗机护航B-24轰炸机轰炸日军机场的任务报告;有飞越全世界最险恶的驼峰航线时穿的棉袄;有吴其轺所在联队赠送给他的派克金笔,其上还刻有他的名字,以及中美混合飞行联队的英文缩写;有日本投降后日本飞行员回国前赠送给吴其轺的德国蔡斯相机、日币;还有一张座椅,是当年吴其轺臀部中弹负伤后,陈纳德将军特批从缴获的日机上拆下来送给他使用的。“这样批量、系统、成套的飞虎队文物,在国内保存至今,真的非常不容易。”专程赶到杭州的抗战馆副馆长唐晓辉对记者说,“这些文物填补了我们馆空军抗战文物收藏的空白,将被永久保存并展出。”据吴其轺之子吴缘介绍,抗战胜利后,盟军总部颁发给吴其轺三枚勋章,包括飞行优异十字勋章、航空勋章和5大队26中队的集体荣誉勋章。这些勋章在解放后丢失。目前,吴其轺正在通过在美国的同学,向美国空军总部申请补发,补发后仍由抗战馆收藏。
(编者注 吴其轺现为浙江大学退休教职工)(本报记者 屠晨昕 摄影
陈熙春)2008年7月7日

真正的抗日英雄,被劳教20年,生前最后一年长跪岳王庙,无语泪长流!

  28日上午,北京八宝山人民公墓兰花厅,挤满了数百名手捧鲜花的送行者。祭拜者从内地各省、香港及海外赶来,为这位二战老兵、“飞虎队”飞行员送上最后祝福。

他曾击落6架日军飞机,见证日本投降仪式,赴台后艰难回到大陆。1954年被迫劳教20年,刑满出狱后靠蹬三轮车为生,1980年平反。最后一个清明节,他强撑身体祭拜岳飞庙,在精忠报国的塑像前,清泪长流。

  专门从香港赶到北京祭拜的“香港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招慧霞说:“很多抗战英雄都是默默无闻的,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中国人应该尽心意去关注他们、感谢他们。”

真正的英雄,我们可曾知晓?我们可曾记起?打过鬼子的真正民族英雄他把牢底坐穿,到晚年以蹬三轮车为生……

  彭嘉衡曾加入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与美国飞行员和机械师一起,在二战中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1945年,24岁的彭嘉衡获得由美国空军总部授予的最高航空奖“优异飞行十字勋章”。

吴其轺(1918-2010.10.13),男,福建闽清县十五都人。中国飞虎航空队第五大队战斗机驾驶员,小分队(队长)指挥员,中国空军中校,曾参加88次对日空中战斗,空中作战时间超过800小时,击落日机6架,击伤日机3架次,4次飞越驼峰航线,他曾被日机击落三次,负重伤,亲历日机在芷江投降仪式,日军在南京投降仪式等。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他获得盟军总部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获颁“航空勋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国民政府曾授予荣誉勋章17枚。2010年10月13日在杭州去世。

  8月22日,90岁的二战老兵彭家衡在北京逝世,没能见证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的喜日。历史上约有500名中国人曾是“飞虎队”成员,而今这个群体在中国大陆的健在者已不超过5人。

1936年,吴其轺入黄埔军校,同年转到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即投身于抗日战争。1943年,他转入陈纳德组建的中美混合联队14航空队的5大队飞行,成为“飞虎队”中的一员。

  投笔从戎

1941年毕业后,他被编入中国空军第5大队,驻守芷江机场,军衔上尉吴其轺在中国空军中美混合联队中累计飞行了800多小时,他驾驶的战斗机总共被日军击落过三次。其中第一次被击落时也带给他飞行员生涯唯一一次重伤。

  “父亲临终前一直在表达生为中国人的自豪,为中华民族做事的自豪。”彭灼西,彭嘉衡的二儿子说。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之后,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的“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另外还获颁“航空奖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其中附带了一封中英文介绍信:

  定居美国的彭灼西,自父亲上月急性髓系白血病复发后,就一直陪伴在侧。

“基于他卓越的贡献和高超的飞行技术,特此授予吴其轺上尉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通过他的杰出成就,吴其轺上尉为他自己和著名的飞虎队带来了极大的荣誉。”因军功卓著,国民政府晋升他为空军中校。

  他说,父亲彭嘉衡的一生,见证了中国从落后挨打到伟大复兴的历史。

失而复得的两枚勋章

  1937年北京卢沟桥事变爆发后,16岁的彭嘉衡投笔从戎。1940年,他考入黄埔军校华侨总队。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彭嘉衡被国民政府送往美国学习飞行,受训于著名的亚利桑那州卢克空军基地。

曾被击落

  1944年,彭嘉衡结束在美飞行训练返国,这年秋天就被分配到由陈纳德将军率领的前身被称为“飞虎队”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中美空军混合联队-战斗机大队,驻扎在当时中国最大的空军基地――湖南芷江机场。

1941年6月22日,中国空军最艰难困苦的一年。当时吴其轺在成都机场。敌机来袭,吴其轺与机长洪养浮共同驾驶毫无作战能力的六架教练机立即升空往广元疏散。途经岷江快活林一带,他们与4架日本神风战机(?此处应由错误,日本没有此型号飞机.)相遇。在离江面40米高度,吴其轺被日机击中落水,臀部、腿部多处受伤,被飞机扣在水中。日机担心中国飞行员没死,又一个俯冲下来扔下了一串炸弹。

  彭嘉衡驾驶的是P-40或P-51野马战斗机,与日军的零式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P-51称得上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可执行护航、侦查、空中格斗、轰炸等任务。

吴其轺(第一排右二)与战友合影。

  令彭嘉衡感到最痛快的一次空战发生在1945年3月的一天,他和战友驾驶10多架P-51战斗机奉命前往南京执行任务。他们从芷江机场起飞,沿长江飞到南京后,分别对明故宫机场、大校场机场进行攻击。短短20分钟,摧毁15架日机,而后安全返航,无一损失。

吴其轺屁股中了4弹。如果不是飞机金属物质的阻挡,子弹会穿过他的身躯。受伤的他在水中昏迷了过去,是老乡们划船,将落水的洪养浮和吴其轺救了上来。吴其轺至今记得,因为飞机发动机已起大火,飞机烧得通红,附近的江水也很烫,好几位救他的百姓都被烫伤了。

  1945年8月14日,日本战败投降前一天,彭嘉衡被授予“优异飞行十字勋章”。此勋章是美国最高航空奖,只有圆满执行50次飞行任务,才能获此殊荣。

吴其轺在广元养伤一年多,伤好后又回部队。1942年,国民政府发给吴其轺二等三甲伤残军人证书。可是,吴其轺找亲属开出假证明,证明他可以重上蓝天和日寇作战。在他的多次强烈要求下,部队经过谨慎考查,又让他重新驾机。

  荣耀时刻

加入飞虎队抗日战争进入最为艰苦的岁月,自1942年,一批美式战斗机、轰炸机补充进中国空军。1943年春,吴其轺驾驶美式P—40飞机对湘潭日军进行打击,被日军防空炮火击中,飞机机身、机翼都中了20余弹,吴其轺硬是穿过日寇层层防空炮火网,摇摇晃晃地将飞机飞回芷江机场。当他走下飞机时,美国飞行员都伸出右手拇指夸赞他:“我们美国飞机过硬,你们中国的飞行员更过硬。这飞机被打成了马蜂窝,还能摇摇晃晃地飞回来。了不起!”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